苦昼短

你喜欢 就甘愿

暖冬


治愈小甜饼


————————————————————

    冬日里天总是黑的很早。天边的棉云被落日的余晖映照成暖洋洋的橙红色。饶是如此街道上的行人也屈指可数。一阵寒风刮过,卡卡西低头将脸埋进厚厚的围巾里。暴露在风中被冻的通红的耳朵抖了抖,无奈的叹了口气。卡卡西面色凝重的就像正在做什么重大的决定。挣扎了几秒还是将手从口袋里抽出来捂在耳朵上,快步朝家里走去。

    街口拐角处的糕点店正冒着热气。卡卡西抬眸望了一眼。复又低头朝前走去。

    带土已经出差一周了。或许是工作的原因两人总是聚少离多,很难有共同的休息时间。但带土一放假的话总会缠着卡卡西,每到要出门的时间总是被带土以各种理由“要挟”回去睡觉。说着什么“就让那小子好好的磨练一下自己的工作能力,不要总是那么糊涂。”“反正就算有什么差错老师也是会解决的吧,你有什么好操心的”之类的理由糊弄过去。

    嘛…偶尔的偷懒一下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吧。而且。冬日里温暖的持续发热的大型抱枕的确另人难以拒绝。这么想着,卡卡西眯眼笑了笑。他本就是一个凉血的人,一到天冷的时候更是手脚冰凉。带土总会强迫他套上手套,毛绒绒的棉袜什么的。一出门还非要将他的手塞进口袋里五指相扣。只说是为了保暖。可爱的紧。

    不知不觉间已经到了家门口,将钥匙插进孔里转动几下,握住门把向右旋转推开进入。靠着墙在玄关处换好鞋,然后径直的走进厨房将蔬菜拿出来放在篮子里。

    卡卡西叹了口气,习惯性的说了句我回来了。

    然而并没有人应答。长叹一口气后卡卡西拿起案板一旁的瓷碗接了些水,径直走向阳台,插在玻璃瓶里的鲜花依然开得很好。这是前一周带土从花店里带回来的玫瑰。为了保鲜还特意在鲜花表面覆盖了一层查克拉。也不知道是不是查克拉多的没有地方用,临走前还特意嘱咐卡卡西要对它好一些。想到这里卡卡西不禁笑了笑。带土瞪大双眼瞥向别处脸红的一塌糊涂还嘴硬的说着些不着调的话的样子实在是怀念得紧。卡卡西将花瓶里的水换掉后用手指沾了些水撒在花瓣上。尽管没有带土平日里那样精心照顾,但这朵玫瑰在他离开后也很懂事的没有枯萎反而更加盛放。就像卡卡西也没有生病好好的只是有些想他。

    尽管卡卡西并不想承认。

    房子并不算大,但缺了一个人终归是有些冷清。

    卡卡西回到厨房打开水龙头仔细的洗着蔬菜,算了算时间带土也差不多该回来了。

    忽然桌子上的手机响了起来,卡卡西擦了擦手,赶忙走过去接起电话。

    “喂?”

    “卡卡西,我快到家了。”

    “…好,你想吃什么。”

    “说到这个倒是没有多想,不过是甜的就好了吧,例如红豆糕什么的。”

    “啊,一定要吗……难不成你又想去看牙医了?这次就算你再怎么说我也绝对不会再心软的。”

    “…你果然是赝品吧。”

    “嘛嘛,你这么说我可是会很伤心的啊带土。”

    “红豆糕。”

    “嘛,这是最后一次哦。不过下次去看牙医的时候绝对不要抱着我哭啊。”

    “哪里有过这种事情啊笨蛋卡卡西!”

    “是吗?笨蛋吊车尾的。”

    “……”

    电话的另一段忽然沉默下来,卡卡西低垂着眼,指尖无意识的敲着桌子。

    “……”

    “对了,家里的花怎么样了?我不在的时候你有好好照顾它吗?”

  “啊…这个啊,请带土先生放心吧。它好好的没有生病哦。都已经开花了很香呢,而且…它说它想你了。”

    “真是个会撒娇的家伙啊,如果非要说的话,那就拜托你告诉它我也非常非常的想念它就好了。”

 

    “嗯”卡卡西在电话的这头靠着桌子温和的笑了笑“我想它已经清楚带土先生的心意了。那么,请在回家路上路上小心些。”

    “知道了,笨蛋卡卡西。”带土模糊不清的嘟囔了声。挂了电话。

    电话在嘟的一声后显示了切断,卡卡西笑了笑,准备出门买些红豆糕。

    再次回到家时天已经快黑了,阳光慢悠悠的离去,拖在地上的狭长的影子与周围建筑物的阴影融为一体。一阵晚风吹来,隐约间可以让他闻见窗台上迎着夕阳盛放的玫瑰的特殊香气。

    卡卡西在楼下停主脚步,抬头望向窗台的那朵玫瑰。深紫色的以至于看起来有些偏向黑色的玫瑰在黄昏里怒放着,独特而浓郁的香气让卡卡西十分诧异。他站在那里,百无聊赖的数着玫瑰花瓣。

    在数到第十六片的时候,卡卡西忽然被人从背后抱住。一开始的诧异在感受到身后人熟悉的温度便悄然溃败。

    “带土?”卡卡西轻声叫到。

    但他身后的人并没有回答,带土只是将头埋在他的颈窝出。些许碎发在卡卡西脖颈处调皮的摩擦着,让他忍不住的想笑。

    “带土,红豆糕要凉了。”卡卡西一遍这么说着,一边轻轻晃了晃装着红豆糕的袋子。带土蹭了蹭卡卡西的脸颊,伸手从袋子里拿了块红豆糕出来。起身咬了口满足的笑了笑。轻咳一声握住卡卡西的手牵着他向家门口走去。

    进屋后卡卡西将出门前正在厨房里煲的汤端了出来,带土洗干净手后便帮忙将剩下的菜端出来放在桌上。这时卡卡西已经盛好汤坐在餐桌旁等着他了。

    鲜美温暖的味增汤的确是冬日里最好的选择。寒冷在汤入口的那一瞬间消失殆尽,心和胃都被暖的一塌糊涂。带土撑着头看着卡卡西吃饭,伸手加了一块儿鱼肉欲放进卡卡西的碗里。卡卡西示意带土将筷子抬得高些,顺势便咬住筷子上的鱼肉。

    吃完饭卡卡西站起来正准备将碗筷端进厨房,带土却起身伸手用大拇指抹去卡卡西嘴角的一粒米饭。擦掉后抚住卡卡西脖颈吻了上去。并不是多么激烈的吻。带土温柔的吻住卡卡西,牙尖轻轻的撕咬着卡卡西的唇瓣,分开之后复又轻轻啄上一口。带土的呼吸擦过卡卡西的脸颊。卡卡西注视着带土。弯起眼睛笑的温和。

    “欢迎回家。”

    “嗯 我回来了,卡卡西。”

评论(7)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