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昼短

你喜欢 就甘愿

波德莱尔誓约

西幻AU 骑士与恶龙

是给亲友的小甜饼

胡言乱语 请勿上升真人
————————————————————————

    他直面恶龙举起圣剑,剑刃处闪烁着的光芒是神父神圣的祝福。他携神谕而来,誓要斩杀恶龙。身后人围绕在他四周宣读着恶龙的罪行,嘈杂混乱的讨伐声中他抬眼望向巨龙,熟练利落的挽了个剑花长剑自身前从左至右劈砍而下破开空气。复又抬起圣剑剑尖直指恶龙似下战书。巨龙这才睁开半闭的眼,夜色般漆黑的瞳孔映出他的身影。他恍然间觉得熟悉无比。骑士瞪大双眼颤抖着迫使自己稳住身形。众人疑惑的停下声讨,空旷寂静的山洞中他们命定的屠龙勇士张了张口,无声的呼唤到。

     “ALEX?”

   
   
    蓝胖子蹑手蹑脚的缓步朝ALEX走过去,少年毫无防备的坐在草地上背对着他。温热的风拂过他的发梢,蓝胖子憋着笑意,猛地扑向他。ALEX挺直的脊背都被压的弯了弯,风受惊般呼啸而过将他的衬衫吹的猎猎作响,连带着少年手里的书都掉落在草地上,滚了两下。蓝胖子这才觉得做错了事,立刻垂眼摆出一副委屈巴巴的模样,贴着少年的耳边小声的说着对不起念了句ALEX。偏头蹭了蹭对方的脸颊。待ALEX转头看向他的时候,又猛地将人抱的更紧。

    “我知道我不对,可我见到ALEX太开心了。我保证再也不会了!”

    似是被他这副模样逗笑,ALEX勾了勾唇角,拍了拍蓝胖子的头示意他松手就要起身。ALEX捡回书本,蓝胖子靠着他躺倒在草地上。夏风慵懒的吹过阳光落在ALEX的身上,像是给他渡了层金边,映的他整个人都暖洋洋的。ALEX偏了偏头将目光从书本上移开,正好看见蓝胖子笑着望向他,笑弯了的眼里藏着许多小亮光,在玻璃般通透的蓝色湖泊里闪闪发光,漂亮极了。

     “这是什么?”蓝胖子眨了眨眼,好奇的望向ALEX打开的书本。“我怎么一个字也都认不得?

     ALEX挑眉合上书本正色道“秘密”,眼角眉梢却都藏着笑意。蓝胖子见状起身猛地扑了过去,压着ALEX的肩膀跨坐在他身上。他背对着日光,郑重其事的在ALEX眼尾的星星上印下一吻。湖泊泛起涟漪夜空闪烁星河他轻声问道。

    “这也是个秘密吗?”

   
   
    巨龙晃了晃尾巴,他身下堆砌成山的金银宝石随着他的动作滑落。龙闻言起身不屑的扫视着人群,龙啸声中四周人应声而倒。他踱步至他面前时幻化作人形。金色的雾气中他褪去鳞片,仍是当年削瘦单薄的少年模样。他半垂着眼歪了歪头,冷着一张脸沉声道:“滚”

   
    “龙和人一定势不两立吗?”

    ALEX罕见的开口。他背靠着大树朝夜空伸出手虚虚握住,好似要把漫天的星星都握进掌心一般。站在他正前方练剑的少年利落的挽了个剑花顺势收回圣剑插入剑鞘。回身走到他身边紧挨着他坐下,皱着眉头挠了挠头发,思付半天才开口道。“也不一定啊,人有好人,龙也有好龙。说不定有一天会和谐共处呢。”语毕蓝胖子伸了个懒腰借势便躺在ALEX腿上。少年没有阻止他,反倒是低头与他对视,眼里藏着他读不懂的情绪。

    “是吗?”ALEX垂眸避开他的视线,冷笑一声道“那些迂腐的王城贵族若是知道他们命定的屠龙勇士是这么想的,怕不是胡子都要气歪了。”蓝胖子满不在乎的摆了摆手“随他们去,好像他们阻止有用一般,我总有办法偷溜出来找你的!”少年意气风发的笑,ALEX只轻叹一口气,闭起眼不想再谈。蓝胖子疑惑的起身,他猛地凑到对方面前。像是察觉道他的动作,ALEX的睫毛颤了颤,好似整场夏风都蕴藏在他眼底。蓝胖子抬手点了点他鼻尖“你今晚有点奇怪。”他只当ALEX在耍小性子,便又去揉他的头发,抵着他的额头强迫他与自己对视。蓝胖子望向他墨色的眼睛,眨了眨眼道“我绝不会伤害你的,更何况,你也不是龙啊。”ALEX垂眼,半晌过后微不可闻道。

    “也许。”

   
   
    圣剑发出嗡鸣蓝胖子握紧剑柄,他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只是站在原地刘海遮住他的眉眼ALEX怎么也看不清他的神情。只有紧抿的唇昭示着主人的挣扎。似脑他的无言ALEX跨步上前握紧剑尖对准自己的胸膛,被神父加持过的圣剑轻而易举的破开血肉嵌进掌心鲜血淋漓中骑士摇头红着眼悲哀挣扎道“别逼我,ALEX。”

   
    
    “ALEX!”

    蓝胖子不可置信的退了几步几乎稳不住身形,浓重的血腥味与满地的猩红血色无声的控诉着他的恶行。ALEX缓缓转过身,沾满血迹的双手与脚边的尸体刺目到令他头晕目眩。思维一瞬空白种种情绪从末梢神经席卷而来侵占大脑。蓝胖子膝盖一软跪在地上痛苦的拽着头发。

     “不,怎么会这样!”

    他起身猛地冲到ALEX面前捏紧他的衣领怒吼道“你为什么要杀他!为什么!我知道你厌恶他们,可他是我的老师!”ALEX垂眸避开他的目光,他无力的松手满眼泪光转身哽咽道“可他是我老师啊。”ALEX在他背后抿唇握紧双手,垂着头,一言不发。

    沉默中暴雨在酝酿,年轻的骑士满脸泪痕,他抽出圣剑狠狠在掌心划上一道,温热的血浸湿掌心骑士闭眼竭力抑制颤抖着的声线。

    他说:你走吧。

    他说:我放你离开。

    他说:你别再回来了。

    于是ALEX吞下解释沉默着转身离开,身后草地上的尸体被银白色的火舌吞没,须臾间便化成轻飘飘的些许灰尘。风一吹就消散了,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骑士迎沐浴着日光蹒跚着走出山洞,银白色的铠甲上满是血渍。剑尖划过地面留下一道长痕,刺耳的摩擦声中他松开手圣剑掉落在地上。他闭起眼,温暖的阳光好似多年前温和的夏光穿越过重重时空再次洒落在他身上一般。他一颗心无限的向下沉沦,膝盖再也支撑不住他倒在地上蜷起身子无声的痛苦着。

    “ALEX……”

    他张了张口怯懦的呢喃道,终是无人应答。只有山谷间凛冽的寒风,他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事实上,自那以后这位天之骄子再也没有拿起过圣剑。一是因为从此以后龙族销声匿迹了许多年岁,人类得以休养生息安居乐业,为王朝拉开了新的昌盛繁荣时代的帷幕。二是骑士大人醒来后便将圣剑归于神父,这柄居功至伟的圣剑便被封存在国库中。尽管如此,世人仍四处传唱着他的功绩,吟游诗人为其写下长诗传唱于世,当时最受欢迎的戏剧便是屠龙。但据说直到晚年,骑士大人仍对其三缄其口。连至高无上的神父也不知晓当年具体的战况。只是授勋那天,骑士的胸前挂满勋章,万民围观骑士面对着神父躬身礼拜。神父庄严的宣读着功绩,骑士庄重的表情像是层面具,直到宣读到最伟大的贡献炙热的掌声中骑士越发严肃面色却染上一丝悲伤。

    这位天之骄子似乎极不擅长于应付社交场合,当他出现在舞会上时众人总会围绕在他身边夸耀着他的勇气与剑术,并竭尽全力试图撬开骑士的嘴巴得知当年战斗的辛密。但骑士大人常常默不作声寻找机会离开。这反倒增长了世人对其旺盛且不知疲倦的好奇心。甚至延伸到私生活方面。这导致了中年时期起骑士便鲜少出现在众人面前。实际上,他似乎没有什么朋友,曾经一同训练过的骑士也更倾向于敬而远之。因此骑士一向独来独往甚少与人交流。曾有流言传出骑士大人年少时曾于一位不知名的少年交往甚密,情同手足。但并没有事实能够证实,因为骑士年少时的老师已经辞世多年。人们总是热衷于描摹英雄的过去为其增添几分秘密,这大抵也只是某位空想家为了出名而捏造出的绯闻罢了。

    直到圣骑士大人逝世时,身边仍无亲近的人。只是野史曾记载骑士逝世时手中捏着一张泛黄的信纸,想来大抵有许多年岁了。信封也被整齐的放置在枕边,上书:会跑动的星星先生亲启。信纸上也只有短短的一句话。“今晚星星很漂亮,老地方。”很难想象到会有人这么称呼圣骑士大人,但至于此事是真是假,后世的评说也不尽相同,倒是成为一件奇闻异事了。”

评论(9)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