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昼短

你喜欢 就甘愿

时间废墟


设定末世来临,钢琴家卡卡西弹起最后一曲。
————————————————————
  那是一架很旧的钢琴了。

  漆身像是被某些不知名的利器刮过似的,狭长的划痕露出内里冰冷的金属色。

  卡卡西将十指伸展开悬空于琴键之上,长出一口气后指腹缓缓的从第一个键开始亲吻着每一个琴键。失了音准的破碎的琴声混和着废墟外人群无助的哭喊。绝望和无奈凝缓的流淌在整个空间, 包裹住心头发酵酿成最苦涩的蜜。

  随后卡卡西整了整自己的领结,仔细的将衣袖上的浮尘挥去后,他皱眉,十指重重的按上琴键。

  这个世界就要完了,我所珍惜的一切也将不复存在。卡卡西这么想到,琴声越发的凌厉起来。

  末世的雨下的越来越大,翻滚着的浓墨似的乌云遮盖了整个天空,光明被隔绝在外,连同希望一起被吞噬分解。

  神明饮下了毒药,阖眼睡去。人们无助的哭喊祈祷只是无事于补,死亡降临前的恐惧摧毁着每个人的神经。

  他狠狠的敲击着琴键,在由一个个音节构成的宏大的音乐声中,他心中的愤恨和不甘毫无阻碍的喷泄而出。这是一个人所能做到的,最后的反抗。

  他似一阵狂风似一场日出似一声低语似一朵花开。他是世间万物,他又什么都不是。一切的不甘一切的战意随着琴声在房屋里回荡着,他以音乐为刀枪,向末世宣战。

  为此无法呼吸。

  为此无法思考。

  为此无法苟活。

  曲罢后卡卡西紧盯着琴键出着神,忽然一根点着的烟被递到他的嘴边。卡卡西顿了顿,伸手结过烟送进嘴里狠狠地吸了一口。

  他抬头,却在看见来人时愣了愣。随即红了眼眶。

  有许多话一时间梗在喉咙,卡卡西的嘴唇开开合合,却只能发出几声破碎的音节。“带土……”他轻声叫到。拿着烟的手止不住的颤抖着。

  人在死之前会想到什么呢?

  传说中会想起自己所经历过的一切什么的都是狗屁。

  卡卡西只觉得一只粗糙的温热的手抚上了自己的脸庞,拇指在唇角处磨擦着,温度和力度都熟悉的让他想哭。

  那人抬起头看向落地窗外,沙哑的富有磁性的声音响起,很罕见的,声音里带了一丝颤抖。卡卡西不明白那是因何而起,是兴奋,还是悲伤。

  他说:“卡卡西,这个充满废物的世界就要毁灭了。”

  像是被扼住脖颈,眼泪在一瞬间猛的流了出来。

  带土抽了一口后将烟扔在一旁,摩擦着嘴角的手换了位置拉着卡卡西衣领将其拽向自己。闭着气吻住了卡卡西。

  舌头很容易的便长驱而入,呛人的烟味在两人口腔中回荡。唇瓣相贴了就想交缠,舌交缠了又互相推挤,恨不得将对方拆吃入腹才好。

    卡卡西舌根酸痛,嘴唇好像出了血,但这淡淡的血腥味却让他更加兴奋。他不是没有吻过其他人,只是没有一次像这样的,灼热的仿佛要烫伤自己。

  他们十指相缠呼吸交汇连心跳都同步。

  一切都安静的可怖,世界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分崩离析,时光被切割成碎片,然后一道白光闪过,一切都化为虚无。

  在时间存在的最后一秒,他们仍在拥吻。

  我爱你。

  我爱你。

  我爱你。

  这是卡卡西所能想到的,最后的事情。

  我爱你啊,带土。
————————————————————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