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昼短

你喜欢 就甘愿

青空之下

高中校园  竹马AU 小甜饼

ooc是我的 沐木是欲为的

——————————————————————————

    “我喜欢你。”

   
    站在他面前的少年如是说到。夏风将沐木略长的刘海吹起,欲为可以轻而易举的望进那双清澈的眼。隐于发丝后的耳尖逐渐变得通红。沐木半垂着眼,侧过头避开了欲为的目光。藏躲于枝叶下的知了止不住叫嚷着,不远处的小贩忙碌的搭着早点摊,嘈杂的环境中,沐木却将自己的心跳声听的格外清晰。砰砰作响。

   
    欲为捏着刹车的手紧了紧,橡胶鞋底猛的擦过水泥地打破了沉寂已久的空气。沐木受惊般的抬头瞪大双眼,愣了片刻后转身就想跑。欲为跳下单车扯住了逃跑的家伙。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偏头抬了下下巴示意沐木上车。他攒着衣角的指节用力到有些发白,咬唇正想开口却在欲为的目光中败下阵来。只得乖乖的转身坐在后座上。

   
    欲为眯起眼盯着不远处的天际线,此时天还未全亮,但他却觉得今天一定会是个晴天。欲为蹬了下地面,同时踏在踏板上的脚用力踩下,单车便晃晃悠悠的骑了出去。身后人迟迟不肯抱他,欲为也不知道他坐稳了没有,他不想摔着他,便不敢骑得太快,只能慢慢悠悠的前行着。并不灼热的阳光洒在身上,照得人暖洋洋的。倏忽吹来的一阵风顺着领口灌进校服里,将袖子后背都吹的鼓起。欲为挺直脊背将沐木遮的严严实实。身后人沉默的紧,不像往日那样叽叽喳喳。欲为却心情大好,他忽然想起沐木紧张的发红的眼尾和捏的皱皱巴巴的衣角。恶趣味的,欲为俯身加速,沐木被颠地有些不稳,却仍倔强的扒着座椅。直到欲为使坏的从小石子上撵过,沐木惊叫一声环住了对方精瘦的腰身。在感到背部传来的熟悉的温度之后,欲为笑了起来。

  
      “乖一点,沐木 别乱动。”

   
    沐木报复般的用额头砸了下欲为的脊背,恶狠狠的拱了两下。欲为被沐木幼稚的举动惹得发笑,闷闷的笑声在风中破碎飞扬。沐木低声说了句这家伙,欲为却只当做没听见。他指腹用力扣了下车铃,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稳稳当当的将车停在了学校门口。沐木跳下车,安安静静的在门口等欲为把单车推进停车棚里。隔着几步的距离欲为正好看见沐木百无聊赖的低头踢着脚边的石子。欲为大步前行着,将人搂进怀里又顺手揉了一把对方的头发,细长的发丝透过指间的缝隙冒出头来。沐木摇了摇头,试图将看起来乱糟糟的头发甩回原位。欲为侧头看了一眼沐木,搂着他就往教室走去。

   
     “快走沐木 要上课了。”

   
     坐在座位上时沐木仍是一副气鼓鼓的样子,他猜不出欲为的想法,对方沉默过后与平日无二的举动令他困惑。像是埋在心底的火种突然被点燃,炙热滚烫到他坐立不安。铃声猛的响起惊的沐木回过神来才发现早读已经下了,而他手边摊开的课本书页边角皱皱巴巴满是折痕。沐木低头把脸埋进手掌里不顾及同桌游戏诧异的目光哀嚎了两声。

   
    绝交两秒!绝对!不会理他的!

   
     正这么想着,腰侧一痒沐木抬头怒瞪正对上站在他身旁欲为满含笑意的目光。

  
      “嗯啊,怎,怎么了?”

   
    沐木眨了眨眼,掩饰般的看看欲为,又将目光移向别处,语气里却满是慌乱。欲为笑了,伸出手用食指点了点沐木的额头,同时晃了下另一只手里的牛奶,俯身在沐木耳边轻声道:“你忘了这个。”放在桌上后便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一旁的游戏看着呆愣在原地逐渐红了脸的沐木,沉默了。

   
    沐木恶狠狠的在心底吐槽了一声狗贼,却听话的拿过牛奶打开认真的尝了一口,果然很甜。

   
     而目睹了欲为耍完流氓哼着歌愉快的回到座位上甚至得意的翘起二郎腿的奈文,自闭了。

   
    铃声响起,沐木上课一向都很认真。欲为就坐在他的斜后方。相隔两排的距离,不算近也不算远。但足够他清楚的看到沐木的侧脸。他遇到难题时会皱眉紧张的咬着笔头,算出答案时会眯眼笑出来,就连听课时眨眼的频率欲为都清清楚楚。他对这个人是如此的熟悉,又怎么会不明白沐木的心意只不过是心底的小恶魔叫嚣着想要再多欺负他一下,直到对方红着眼颤着身子哭出来才好。

   
    但他一定舍不得

   
    时间一瞬便到了晌午,铃声一响沐木扯着游戏就冲了出去。欲为顶着奈文疑惑的目光摇了摇头,不紧不慢的将桌子上的东西收拾好放在桌兜里。教室里的人陆陆续续都离开了,欲为却是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样。慢慢悠悠的说了句“走吧。”。才和奈文一起向食堂走去。

   
    这边游戏被沐木扯得一脸懵逼,甩了几下手强迫沐木停下,眼神里满是疑惑。问到:“怎么?你不等欲为他们吗?”沐木啧了一声,侧过头含糊不清的嘟囔了一声“绝交了。”游戏心下一惊。“什么?!”过高的音量引得四周的学生频频瞩目,沐木连忙用手捂住游戏的嘴。“大哥,小声点!”游戏挣扎着扒下沐木的手。“得,咱能先往食堂去不。”又指了指食堂。“一会儿没座了就。”沐木也觉得对,点了点头就继续朝食堂赶去。

   
     “我还是不相信这事儿,就欲为对你宠的那态度,绝交?不可能。”游戏摊手,盯着沐木说到。沐木被他看的有点不好意思,握着拳故意大声说到:“真的!我再跟他说一句话我就是小狗!”游戏笑了,连忙说“成兄弟!有骨气!输了的学狗叫!”沐木暗骂一声不好,可惜话已经放了出去,只能强撑着来。“赌就赌!谁怕谁啊!”

   
     欲为奈文到达食堂的时候人已经很多了,游戏隔着十几个桌子朝他挥手,喊了一声“这里!”欲为顺着声音看过去正好看见一旁低头闷声吃饭的沐木。奈文拿着餐盘过来递了一个给他,示意他先去打饭。欲为收回目光,转身跟奈文朝餐点走过去。沐木抬起胳膊肘用力撞了下游戏。“你干嘛喊他过来啊!卖我?”游戏不理他,看见欲为差不多快到了顿时扯着嗓子就开始喊疼,情感之真实令沐木叹为观止。“欲为,沐木打我。”欲为拉开椅子坐在沐木对面,操着筷子加了一块沐木碗里的红萝卜。“得了别演了。又不是你打他给我告什么状啊。”奈文噗的一声笑了出来。“你告沐木没用的,得沐木告你。”游戏哼了一声,委委屈屈的低头吃饭去了。欲为瞅了一眼游戏,道“你看我这不是给你报仇了吗,喏,我让他少吃了一口饭。”游戏翻了个白眼,撇了撇嘴。“胡说,明明是沐木不喜欢那胡萝卜好吧,骗子你是。”沐木低头偷笑,没有说话。正吃着饭,碗里本来挑拣堆在一旁的胡萝卜堆又少了几块。“沐木怎么不说话啊,沐木?”欲为一边夹走沐木不喜欢的东西,一边问到。“他跟我打着赌呢,跟你说一句话要学狗叫的。”欲为了然“哦,这样啊。”沐木瞪了一眼游戏,正想出声警告却突然发现自己碗里的肉少了,一筷子夹住偷肉的欲为,抬头用眼神示意欲为放下。欲为却一副搞不明白他意思的样子问到“啊?怎么了沐木,你不是不喜欢么。”说完手上用力抢过肉放进嘴里。“别勉强自己啊,我来就行,没事儿。”沐木气的不行,本想就这么算了,碗里的肉却不停的一点一点在减少,旁边的游戏奈文笑的都快倒在桌子底下了。沐木忍无可忍。“汪汪汪汪汪,你个狗贼!给我把肉放下!”

   
     欲为笑了“得令”。

   
    一顿饭吃的沐木顿感丢脸,吃完饭一行人慢悠悠的朝教室走去,日光透过树叶的缝隙洒下。沐木侧过头看了眼欲为,几点光芒落在他笑着的脸上,明晃晃的,格外好看。风吹的树叶四处摆动,飕飕作响,是心动。

   
    下午上课时沐木表面听讲,趁着游戏发呆时报复般的恶狠狠的掐了下游戏的大腿。“嗷”的一声游戏痛呼出声,在老师转身的一刹那沐木赶忙低头装作记笔记。游戏百口莫辩被罚了站。欲为看着沐木沐木偷笑的模样,只觉得这个人可爱的紧。

   
    “作业留的有点多了。”奈文看着黑板上的作业表,叹了口气低声说到。尽管晚自习上是班干部坐在讲台上维持记录,但说话被抓住也要罚上几页罚抄。欲为在唇边竖起食指示意奈文安静些。翻出作业本撕下一点,写了几笔递给奈文。【我写数学你搞英语,一会儿合一下。】奈文点了点头,答应了。

   
    快放学的时候欲为写的差不多了,合上本子递给奈文。抬头看见正在思索一脸困惑的沐木,突然想起今天早上和中午沐木跑掉的举动,有点担心。又撕了张纸条写了几行拜托前面的同学传给沐木。沐木想着问题后背被人一戳一激灵思路都乱了。接过纸条打开一看便知道是欲为传来的。纸条上的字迹有些杂乱,但沐木明白他的意思。【放学别跑了啊,我送你。都一起这么多年了,跑什么啊。】得,这下是真的没法写字了。沐木长叹一口气,转身朝欲为比了个OK的手势,又把纸条传了回去。欲为打开纸条,上面只有干干净净的两个字,一笔一划都透露着认真。沐木问【你呢】。他想要他的回答。

   
    学校门口沐木坐在欲为的后车座上,朝奈文游戏挥手告别。夕阳西下,天边的云都被染成金红色,还露着点零星的粉。欲为骑着单车,身后的沐木环着他的腰。他们穿过人群,穿过车流,穿过热闹的大街,穿过寂寥的小巷。风吹起他的衣裳,欲为开口道:“我也是沐木。”他顿了片刻。“我也喜欢你,很喜欢你。”是与往日不同的低沉声线,一字一句都落在他的心上。他环着欲为的手紧了紧,但欲为却突然停了下来。他挺住下车将沐木扯进怀里。此刻阳光正好,风也温柔。欲为低头,吻住那微张的唇。

   
    天青日白,他们拥吻于凉风中。

   
    “现在叫我什么?”欲为歪头笑着看向沐木。

  
    “狗贼。”沐木哼了一声,不去看他。欲为仍是笑着,点了点沐木的鼻尖。又亲了一口。

   
    “重叫。”

  
      “………………宝贝?”沐木小声的,微不可闻的唤了一声。

    
     “没毛病,娇妻。”

——————————————————————————

【小剧场·第二天】
“快跟我换位置,不然捶你,游戏。”
“凭啥啊咋突然就要换位置了”
“我俩在一块儿了 赶紧的 别墨迹”
“??????????昨天还绝交 搞不懂搞不懂”

评论(7)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