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昼短

你喜欢 就甘愿

多的是你不知道的事

高亮预警

纯属脑洞请勿上升真人

玩梗产物 小甜饼

————————————————————————

  1.沐木和欲为刚认识的时候,总以为欲为是个根正苗红的东北人。隔八百里开外几十个人同时吵闹沐木都能凭借对方话语里那股独特的大碴子味分辨出他来。

 
    那时他得到了对方很多照顾,总觉得自己也要为对方做点什么才好。沐木为此苦恼了很久,直到某一天他被逼着出门买菜时路过卖大葱的摊点,顿时就有了主意。

 
    他想,欲为一个东北人,背井离乡在南京漂泊打拼,离着家乡几千万米,吃的也都尽是些甜的,多不容易啊。看他多好,买了十几斤大葱夹带着北方的辣酱寄过去,欲为怕是要感动到哭。学雷锋,做好事,不留名!就当给欲为个惊喜了!于是沐木兴冲冲的就打包收拾好东西给欲为快递寄了过去。匿名的那种。

 
    隔了几天沐木自己都心急的不行,几次摁下了询问欲为收没收到的念头。这天娱乐局欲为早早祭天,啧了一声观战的时候突然开口道“我最近被匿名恶作剧了,有点烦。”沐木心下一惊,又听欲为道“他妈给我寄了十几斤大葱,头大。我一个淮安人,要那东西干嘛,日哥呦。”

 
    沐木:???????????这口音是淮安人?????

 

  2.自从沐木知道欲为是淮安人且经历过最初的震惊期之后,整个人更是心痒难耐想搞事。他知道淮安那边讲的是江淮官话,又想起曾经听过的《秦淮八艳》。尽管各自都有不同的地方,但在他听起来却是同样的软儒且勾人心弦。

 
    他想听他讲一次江淮官话。

 
    但沐木转念一想,做人要有梦想!万一欲为哪天用江淮官话唱沐木天下第一,那得多棒!

 
    可做事要循序渐进,沐木心怀鬼胎却装作不经意的把话题引到家乡方言身上。为了不露痕迹还讲了几句自己的家乡话。待大家话匣子打开之后沐木憋着一口气,又咳了一声貌似风轻云淡的开口道:“欲为,你会讲江淮官话吗?”欲为这边溜着屠夫,仍分神去听沐木的话。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沐木怀着一颗期待的心问到,眼睛都亮了起来。“那你讲两句呗。好不好啊。”

 
     “成啊,没问题。”欲为在圣心医院废墟里面和红蝶绕着圈,待砸了对方一个板子后语调都透露着快乐。“跟谁闹呢,搁这儿跟我武武玄玄的,嘎哈你能打着我似的,看把你能的。呦呦呦呦呦,这屠夫急眼了。你们快儿搁哪儿修电机。麻溜点的啊。”

 
    沐木一颗少男心摔得粉碎,养了半天鸟直到欲为被绑上椅子后沐木仍蹲在角落里扣墙。文静温柔儒儒软软的南方人都是骗人的!假的!沐木泪流满面。

 

  3.欲为控制欲占有欲强人尽皆知。游戏时他习惯将节奏握在自己手里,逃生者的一举一动他都清清楚楚分析个透彻。在哪里修机要不要救人耳鸣亮起抬手拉锯时对手藏匿的地点。他习惯掌控一切。

 
    但此刻, 沐木被砍倒的时候,欲为手上的机子只差一点就能点亮。淅淅嗦嗦的破译声中沐木倒地的哭喊声格外清晰。欲为顾不得突然蹦出来的校准条,操控着鼠标扯过视角确定了对方的位置。页面上的人物急不可耐的朝那儿冲了几步,炸机的爆点声在背后响起,欲为顿了下。游戏界面上小魔术师刚被绑上气球,晃晃悠悠的。欲为转身把机子摸亮,朝沐木冲了过去,贴着墙的角度正好。护腕加速冲刺距离便瞬间缩短。

   
    欲为随手敲了几下键盘,心一紧,语调就带了点口音。带着东北味的声音响起,欲为自己听了都有些发笑。他啧了一声,说“你们都别动啊,沐木由我来救。”护腕几次用来加速赶路,血条差点一丝过半欲为便有点慌,直接被恐惧震慑倒在沐木椅子身旁。奈文游戏戏谑的笑声响起,欲为顿了顿,扯着嗓子就喊。

 
    “赶紧来人啊,给我把沐木救下来,两个人来两个人来,这血条都快过半了!赶紧的!!奈斯大夫!!我上椅我上椅,对就这个椅子,来我坐。快跑快跑,你们给我把我娇妻护好了啊。哎对!”

 
    事后据某屠皇说,他只是看上了那把椅子占有欲爆棚不想别人碰而已。

 
    好的好的。都明白的。

 

  4.欲沐伪白开黑那天,欲为是真真切切的想给老白道个歉。毕竟对于殿堂级的排位来说,能加一分都是非常宝贵的。但话题不知道怎么就扯到了每个人所在的城市身上。

 
    欲为和老白互相报了位置才发现离得挺近,便聊的愈发尽兴起来。沐木这边低头扣了扣手,长叹一口气后只觉得别扭的不行。

 
    沐木心想:干什么呀干什么呀,真的是。当我不在这里吗?

 
    他咳了几声清了下嗓子,果断的插进话题里。“我也很近啊!”欲为的嗓音一下子就大了起来。“啊?!你在哪儿啊沐木”。“廊坊,不远。”老白质疑的声音响起“这还不远?”沐木立马否认到“不远!我一脚就踏过去了,真的是。”

 
    “对对对 不远不远。”欲为应和到,心里却想着,你怕是一脚踏进了我心里。

 

  5.欲为一向不喜欢做多余的事,一就是一二就是二。话说一遍就足够,能理解的自然能理解,还抬杠的滚一边去直接无视。

 
    而欲为一向不会去炫耀些什么,有就是有,无就是无。但他喜欢与朋友分享喜悦。无论是生活中的开心事或者游戏中。他看重每一个人,也打心底希望每个兄弟都可以开心快乐。

    所以此刻欲为开好内放调整好音量,确认了一遍不会有任何杂音出现后笑着拍下手喊了声:“OK!来!奈文游戏!快来听沐木给我唱的欲为天下第一。哇真的是,脸都红了。”

 
    “哎呀,好听吧,看这感情饱满的。啧啧啧。”

 
    “别不说话呀你们,哎游戏奈文我给你俩说我想搞个合唱过几天发一下,就我唱的那个沐木天下第一,合一下绝对好听。”

 
     “哎呀我这弹幕一阵夸沐木唱的好听,那可不嘛我娇妻呀。”

 
     “奈文掉啦?没事儿没事儿一会儿我在QQ上给他发过去,真的是。不用着急。”

 
     “游戏还在吗?咋不出声呢。哦害怕打扰到,没事儿没事儿都是兄弟。”

 
    奈文游戏:?????都是兄弟为什么要逼我们?????我们做错了什么????

 

6.欲为直播的时间一向很准时,中午晚上的排位,和一个小时的娱乐时间。九点到十一点欲为会播点别的,有时候是单机大多数时间会和狗贼军团一起开黑去玩儿下其他游戏。

 
    但情况自沐木欲为住在一起时就变得不确定起来,这天晚上排位刚完奈文点了好几遍邀请欲为和沐木都没同意。待到其他人都进了房间奈文一看这两人的头像却都一块儿黑了。

 
    奈文疑惑,这俩人都不直播的吗?

 
    他皱眉想了想,开口问到“这两个人呢?”

 
    死神那边笑了声,“哈哈哈哈哈,奈文你果然是单身狗。”接着一个温柔的女声传来死神突然就退了队。奈文正疑惑着歪歪上死神道“我媳妇儿找我,你们先玩我走了。”便下了直播。

 
    奈文:???????我拿你们当兄弟,背着兄弟搞兄弟?还当我面秀恩爱,单身人士真滴惨。难寻游戏胖子来我们PY一下。

 
    胖子:爱丽找我我先看下怎么回事

 
    难寻:丑拒

 
    游戏:丑拒

 
    奈文:放屁!我第五第一美女主播好吧,美女专区了解一下成吗????

评论(13)

热度(128)